溫州
您當前的位置 : 洞頭網   ->   人文洞頭   ->   文學沙龍 -->正文
洞頭網視
洞頭圖文
閱讀排行
暖暖遠人村
2021年11月18日 16:06:43來源:洞頭新聞網
核心提示:

寮頂村整體風貌
精品民宿

  文/賴海霞

  我是2007年才知道洞頭有個寮頂村的。

  我父親說,退休了,清早起來到附近大壟嶺晨練,順便種些草菜。我問他大壟嶺在哪里?他說,在寮頂,寮頂是洞頭海拔僅次于山頭頂的一個回民村落,始遷祖是從福建惠安縣百崎回族鄉的漁民遷徙而來,當年海邊有海匪,為了躲避海匪搶掠,大部分漁民選擇住在山上比較安全,漫山遍野的茅草成了搭建草寮作為棲身之所的原材料,一間間茅草搭建的草寮隱在山上,由季節性的暫時定居于此,到漸漸地形成一個回民村落,山間原有一片喚作嶺頭的小山村地勢比它低了點,所以它就被喚作寮頂村。

  父親所說的大壟嶺,是寮頂村口的大壟嶺公園,園里花草樹木蔥蘢,等到九月天,園子里最誘人的就是那掛滿枝頭的紅柿子。

  清晨四五點,父親從嶺背步行十多分鐘到大壟嶺公園鍛煉,公園的角落有一道木門虛掩,里邊搭了間棚屋,棚屋里堆放的幾件寶貝農具是父親和一位寮頂老伯的共有財產。父親閑暇時在公園入口處鋤鋤雜草種些瓜果蔬菜,田邊散落著黑的、圓的羊糞蛋,瓜田兩旁的豌豆,花似蝶飛,豆斬新綠,山邊的芒草爭相簇擁著它們。

  有一天清晨,睡意朦朧間接到母親電話,很急、很慌:“你父親今早四點多上山鍛煉好,又去鋤地,倒頭摔下,身子不能動,幾個一塊兒晨練的寮頂人,看到他摔了,背他回來,你快來!”

  當我飛快跑進娘家門的時候,看到一位著燈籠褲的老伯,扶著我父親肩膀,父親的手肘、腿上不斷滲出的血,讓我心悸,抱著父親,擦拭著鮮血,眼淚汪汪的。

  老伯說:“你啊,每個月有退休金拿拿,還這么勤快干嘛,種了好多的地,看到有閑著的地頭,就想種,這班來鍛煉的,有吃過你種的,你現在摔成這樣,罪過喲!

  “快別這么講,今天都虧了你啊,把人背回家,感恩不盡! ”私底下,母親也多次跟我提及,幸虧被那幾個寮頂人發現。及時施救,平平安安送回家來,要不然人躺在地里,不能動了,沒人知,可怎么辦好!

  都說是,母親的話要聽,我就記著了,這個地方的人真好!

  時隔多年,文聯采風寮頂,我報名,我要去看看那一方水土,那一方人。那天,正趕上天青色,雨蒙蒙,驅車前往寮頂村,從車窗望出去,窗外是蔥郁綠色,隔著這一大片綠色的是錯落有致的新式小洋房與虎皮房相映成趣,還有那冒雨在田間地頭辛勤勞作的村民、公路邊韻味十足的回族漁民畫長廊,哪里還有寮頂的草寮痕跡。行至一處高宅大院門口停下,門前站著一身著寶石藍套裝裙、腳踩白色細高跟,五十開外貌美女子,待她迎上前來,才恍然,原來這位親切迷人的女子是寮頂村陳書記,完全顛覆了我腦子里村書記應該是個滄桑中年男,再不濟也得是個村民海選的大腹便便的企業老板的樣子。

  稍作歇息,游村去。跟緊陳書記的步伐去鉆坑道,我父親于1969年部隊復員到洞頭七二五辦公室,管理民工在小樸至大樸、小九廳至三垅、半屏南岙打糧食坑道工作,所以對于坑道,我是很好奇的,有所聞,不曾見過,也未曾鉆過。

  穿行在四百余米長的坑道內,不時能看到壁鑿“海防戰士似猛虎,國防筑城逞英豪。千難萬苦無阻擋,海防戰士決心強!钡瓤谔。陳書記告訴我們,這個坑道早年有人經營過KTV,在2011年被恩賜養殖合作社用于養殖鮑魚,坑道里面被破壞得很嚴重,最近才修復了?催@一眼眼的井,現在井水清澈可見,還有間隔幾米開挖的一間間儲藏室,村里準備好好利用起來,開發真人CS野戰基地,吸引更多的游客……

  步出坑道,豁然開朗,眼前幾處石厝點綴在山間,這幾間石厝又進了陳書記的民宿規劃圖里,沿著新修的棧道登上最高處觀景臺,有亭兩座,掛著紅燈籠,遠可觀起伏山脈、夕陽染天,近可覽農家風味、村莊湖泊。湖面飛著翩躚鳥兒,湖邊條石一塊,架著一座橋,橋靜立,似乎在感受棧道、涼亭、石厝、村巷以及周圍蔥郁的花草帶來的靜謐與生機。一幕畫面闖入腦海:待夜深人靜,相約此處,賞花賞月賞秋香;等明月松間照,幾位俠客飛上屋頂聊江湖人生聊恩恩怨怨,長劍斜背,任衣袂拂過飛檐飄飄。

  這一路走來,陳書記給我的深刻印象就是個滿腔熱忱記掛著村莊建設的村書記,她就像是在一塊空白的油畫布上盡情涂鴉的畫家,把這一片故土繪成美麗的畫卷?拥廊肟诒P踞的古老的樸樹,她謀劃著如何給它一個故事;廢棄坑道開發成真人CS野戰基地;坑道出口的幾間石厝納入民宿規劃圖里;村里的民宿價位,她說要往人均每天九十九元的方向走;村民們散落在房前屋后的壇罐,她惦記著把這些古早的壇壇罐罐收集擺放在民族文化展覽館里;建造回族亭內供人們休憩閑聊,回族文化廣場人們可以盡情歡歌舞蹈;修繕一新的兩口團結井見證了民族團結友愛的情誼。

  傍晚,陳書記把我們安頓在一處舊石厝改建成的滿族館里,門前石碾幾個素凈打扮的女子或倚或坐著拍照留影,相鄰的井臺邊,有一大片空地,久居商品房的我們,心里都有一個大露臺,露臺種滿花。一位大媽似乎看穿了我們,樂呵呵地說,這塊地你們可以拿去種,等到花開了,我通知你們過來采回家插起來……好,看來我們還會再來的。進得滿族館內,一床大炕鋪陳著花花綠綠東北風枕頭、靠墊,炕桌上擺放著幾面腰鼓,墻上掛著䥽兒鏘兒,這些個元素撲入眼簾,像是一直等著你來,你又怎么能按捺得住披掛起來擺拍的念頭。

  滿族館屋后砌著三座柴火灶,架著大鐵鍋,去過幾個村,鮮少看到這樣的露天柴火灶,我就是喜歡吃鐵鍋柴火灶煮出來的飯菜,那個香!

  陳書記說,當時砌這個灶,是有想法的,方便村民逢年過節擺酒席、大壟嶺公園晨練隊員聚餐,后來有許多游客慕名而來燒咸飯、做番薯粉嵌、燒烤。

  我欠身往鍋底看了看,挺厚的鍋底灰。

  記得小時候,家中的鐵鍋使用久了,母親念叨,這個鼎要盔了,鼎底厚起浪費柴草。

  經常會見到母親端起鐵鍋,倒扣在門外一處平坦的地面,右腳頂著鐵鍋邊沿,拿著鋤頭從鍋沿往鍋底一上一下刮掉鍋底灰。刮好了,掀起鐵鍋,地上留下一個黑圈,孩子們涌上去在圈圈里踩呀踩。

  我卻喜歡鍋底灰厚些再厚些,灶膛里,灶火剛剛滅的時候,鍋底有一閃一閃的亮光,一排排的游走,我用煤炭勾去刮那星星點點的火,火星飛濺,也不燙的,如果不去刮,那串鍋底星星會一路游走,走很久很久……

  母親說這是灶王爺在娶親。

  你要來么,一起玩灶公歘莫!

關鍵詞:

編輯:方瑩瑩

洞頭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稿件來源:洞頭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洞頭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帖或以其它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洞頭新聞網",違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洞頭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致電,聯系電話:0577-63430005

永久免费A片观看_永久免费AV尤物在线观看_永久免费AV无网站尤物_永久免费AV无码网站直播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