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州
您當前的位置 : 洞頭網   ->   人文洞頭   ->   文學沙龍 -->正文
洞頭網視
洞頭圖文
閱讀排行
洞頭移民開墾史
2021年11月26日 10:43:32來源:洞頭新聞網
核心提示:

  文/王和坤

  據考古挖掘發現,洞頭九畝丘在距今四千多年前,就已有人類古文明的存在,被稱為“新石器時期的曇石山文化”遺址;根據相關文獻記載,東晉時期,洞頭地界已有居民數百戶,推算一下,如果按平均每戶5人,200戶計,那么在當時,就至少有千人在此生活,這些人來自何方,因何而來,他們在洞頭靠何種方式來養活,為何最后會被稱為“東晉?苤肌钡膶O恩所滅,這一系列的問題如今都已沒有答案。

  唐宋時期,福建閩東赤岸、閩南泉州和極少量內陸地區的移民開始涌入浙南,他們或因仕而來,或因災、難而來,分散于浙南溫州、臺州等地區,并在當地繁衍生息,這個時期的洞頭也已相當繁華,從考古挖掘中證實,當時洞頭的后寮灣仔內建有“瀛洲寺”,它是洞頭現今發現最早的寺院,據考證始建于唐末宋初,沒落于清朝中后期。另外,在東岙公路、三盤、半屏山、九廳村、鐵爐頭村、大門黃岙鄉、觀音礁、鹿西等地,也曾相繼出土了一批唐宋時期的文物,這批文物有建筑構件、瓷器、金銀器、銅錢、煮鹽、冶煉遺址、墓葬等,它們在一定的程度上見證了洞頭在唐宋時期人口的繁華程度,由于歷史的原因,這個時期的移民信息自南宋后悄然斷層,宋以后的元明兩朝,雖有暫居或者偷墾的福建移民,但也由于當時政策的因素,如明朝政府為了防止沿海奸民與倭寇勾結及防備倭寇入侵而實行海禁政策。最后這批先民還是帶著他們的信息離開了洞頭。故而,如今的我們,從文字上無法找到洞頭那一段移民及開墾史的記錄。

  康熙二十二年(1683),清政府下令開海、展界,允許內遷的居民重返故土、出海謀生?滴醵(1684年),清政府正式廢除“海禁”,下令南方沿海省份進行開海、展界;雍正五年(1727),浙江巡撫李衛奏請展復玉環山,獲準。招墾之初,李衛在給雍正皇帝的《題疏》中提到:“先經臣等查得,臺州府屬太平縣(今溫嶺)及溫州府屬樂清縣之間,濱海不遠處所,有玉環山,地方遼闊。自遷徙之后,未曾展復,無籍游民,多潛其中,私墾田畝,刮土煎鹽及網船漁人,搭寮居住,漸次混雜,雖進禁逐,仍恐朝驅暮回,即有巡兵,亦恐通同容隱!秩P、黃大岙、狀元岙等地處地方,向年悉在玉環轄內,與樂清六、七都相近,俱同玉環一時遷遣,現有人民在內偷墾田地,今請一并展復開墾,盡歸玉環同知管轄,則疆域不致瓜分,而草萊亦得墾辟矣,……三盤、黃大岙等處,共田地十萬余畝。但其地或近山磧,或在海涂,想來原有堤塘以為捍護,因同時遷棄,傾圮已久,草萊荒蕪,全資人力,尤必仍建堤塘以捍其沖激,則咸潮不能入;設陡閘以時其啟閉,則淫雨不為災,若能逐漸興修,皆可成田,以濟民食!蔽闹杏痔岬剑骸安橥⿵]知縣張坦熊,奉旨以緊要州縣補,浙雖尚有要緊,但較之玉環新復之處,猶為稍次,張坦熊現經委往玉環辦理諸務,頗能不辭勞苦,遍歷山海島岙,勘丈經度,悉心籌畫,井井有緒;且將各項陋弊盡行查出,不存一毫私心,實為可用之員。仰請皇上天恩,準將張坦熊補授玉環同知!

  雍正五年三月,張坦熊奉命宣布朝廷旨意,一方面,張貼招墾令,并“先民之急,相度川原林麓之區,卜宅授田,開河浚溝,除道成梁,筑塘建陡”,另一方面,他考慮到外來認墾的移民身份不明,恐日后會私自販賣,但又考慮到如果只招墾太平、樂清兩縣的“良民”,驅逐外省的民眾,那又會導致田多人少,政策無法實施,所以又增加了一條規定:“如果有本省各府縣相近之處,有愿入籍開墾者,照例于本地方官,取結移送,必須居住玉環(包括今洞頭),編入甲保,毋許往來不常。其外省遠處之人,仍行禁止,則戶口得實,藏奸無所矣!

  張坦熊在《楚門、三盤定則》中寫道:“三盤、黃大岙等處,亦多山地涂田,肥饒不一,非內地田畝可比,職等再四籌畫,昔年玉環遷遣,楚門等處,亦并棄置,今與玉環同時展復,查玉環新墾田地,業蒙各憲奏明議征本色,惟以地有高下,應分上中下三則征收,職等現在酌議:上則田丁條共征米一斗?[1]?五升,中則征米一斗,下則征米六升;其三盤、黃大岙應分上中下等則一例征收本色,統濟玉環經費之需,庶使小民易于輸將,米谷充盈,而偷販杜絕,可無后累,實為久經之計,除田畝確數俟筑塘之后,隨墾隨報,丈明造冊,另詳外,伏祈憲臺俯念楚門、三盤等處與玉環一視同仁……”

  雍正六年(1728),張坦熊正式令驅逐流民,招永嘉、樂清、瑞安、平陽、太平五邑之民,計口授田,并聲明:“其有墾戶缺少牛種,籽粒及筑塘、建閘工本,情愿領帑承墾者,酌量動支買谷銀兩借給,秋收將所得米谷照價繳還,統歸買谷數內銷算,則灌溉有資,而田疇可廣矣!

  雖然玉環廳的招墾政策非常人性化,也有諸多優惠,但由于政策有招墾地域上的限制,加上海島惡劣的自然環境,此時能來,和愿意來洞頭“詳名開墾”的人數并不多。所以康熙、雍正時期,在洞頭各個島嶼上開墾的,通常還是那些偷墾、偷居或閩南地區沿海的一些漁民,這些人遷移洞頭后,多數隱于大山之中,不易被官兵所發現。

  既然清政府已經限制了招墾條件,應該來說,洞頭的移民就不會出現直接的福建移民,那么,為何在如今洞頭的移民后裔中卻有高達80%以上的還是當年福建直接移民的后裔呢?關于這個問題,如今的我們只能在1993年版的《洞頭縣志》中找到只言片語:“乾隆二年(1737),玉環廳派員至大門等島整頓移民,丈量土地、收繳稅款;乾隆二年至五年(1740),玉環廳在洞頭列島置三盤廒,春冬發配漁鹽!庇纱,筆者推測,至雍正朝末期,到洞頭報墾的移民仍寥寥無幾,在地多人少的情況下,政府逐漸放松了當時關于地域上的嚴苛規定,默認了福建沿海地區的“良民”來洞頭報墾,也就是政府的這種讓步行為,讓原本在福建早已生活不下去的那一部分民眾看到了希望,進一步有了遷徙洞頭的強烈欲望。至此,移民形成了高潮,洞頭開墾史也走向了新的開始。

  據1993年版《洞頭縣志》記載:從清朝至于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底,洞頭共對小長坑、埭口、北岙后、南塘、九廳、三條壟、大門黃岙、仁前涂、烏仙頭、小門、營盤基等11個地方的海涂進行了圍墾,面積10377畝,占可供圍墾灘涂總面積的22.56%,圍墾后用于種糧的土地有1550畝。

  清乾隆之前,雖然洞頭當時很多岙口上的土地都是有人曾居住、開發過的,但由于政府政策的不斷更改,所以呈現出的結果是移民屢遷屢散,土地屢墾屢廢,最嚴苛的要數明朝,當時的洞頭界的百姓要冒著“居者死,耕者斷足”的風險,提心吊膽地生活。順治十八年,玉環又遭遷棄,洞頭亦同,雖然也有少量的民眾躲藏在內,但多數的田地都處于荒廢狀態,所以這個時期的開墾還是很費時費力。

  綜上所述,洞頭地域不廣,卻有著幾千年的人類活動史、文明史。東晉至唐、宋、元、明時期,均有人類在此居住并開墾,清朝乾隆年間,由福建至洞頭開墾荒山的移民達到了空前的新高潮。他們打破了洞頭幾百年的沉寂,在這個幾近封閉的百島上,用他們的勤勞和善良,默默地開田辟地,并安靜、與世無爭的又生活了幾百年,他們保留了閩南文化和甌越文化的精髓,并將其糅合到一起,成為了洞頭歷史中不可或缺的文化瑰寶。

  本文參考資料:

  1、《洞頭縣志》1993年版

  2、洞頭《甘氏宗譜》《柯氏宗譜》《曾氏宗譜》《李氏宗譜》《顏氏宗譜》《林氏宗譜》《莊氏宗譜》《蘇氏宗譜》。

  3、雍正版《特開玉環志》。

  4、光緒六年(1880)《玉環廳志》。

  5、《霓嶼的水田》黃忠波。

關鍵詞:

編輯:方瑩瑩

洞頭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稿件來源:洞頭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和音視頻稿件,版權均屬洞頭新聞網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個人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帖或以其它方式復制發表,已經本網協議授權的媒體、網站,在下載使用時必須注明"稿件來源:洞頭新聞網",違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洞頭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③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與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致電,聯系電話:0577-63430005

永久免费A片观看_永久免费AV尤物在线观看_永久免费AV无网站尤物_永久免费AV无码网站直播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